【流水账】杠精五个半

Author Avatar
Oᴜʏᴀɴɢ 6月 25, 2018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我怕我没有机会
跟你说一声再见
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明天我要离开
熟悉的地方和你
要分离
我眼泪就掉下去

「杠精五个半」、「5✿1♂」是我们 2015 级法理学微信群的群名。

法理学六位导师,所以每届的法学硕士只有六个人。而我们这一届,五个女生,一个男生。优秀者如小 Y 同学,专业第一名,发论文,拿国奖,参加课题,考各种证,还有求职笔试必过特质。再如王小米同学,大大咧咧的样子,却又小心翼翼照顾其他人,最终如愿考上了广州的公务员。渣渣者如我,整个研究生阶段,什么证都没考,就连英语六级都没过,一篇论文都没有发表。

初识

六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三年前研究生复试后的导师见面会上。是那个被小 Y 同学嫌弃我头发很长、人很邋遢的上午,是那个我在 313 门前窗户边打电话催 ZQ 快来的上午,是那个 ZJ 在 313 门口和老师闹脾气不愿被调剂来法理的上午,也是那个我壮着胆子请各位导师一一做自我介绍的上午。现在一闭上眼睛,似乎还能从 313 门前窗户看到在东五楼门口扫地的阿姨,听见 ZJ 在教室里的哭声。

互怼

作为专业里唯一的男生,梦里可能是众星捧月、当之无愧的系草。这种待遇只在论文预答辩时,何士青老师口中出现过。现实是残酷的,被怼和挨踹才是常态。

梦想与现实梦想与现实

郭老师说我们这一届是最特别的。是的,不论线上线下,总要你来我往的怼上几句。一件小事,合影时的站位、吃饭时谁和谁坐、上课时谁帮谁又打了掩护,都可以杠上半天不可。或者说,互相嫌弃,又互相不弃。

相携

在仅有的三门专业必修课,大家呈现出三种不同的风格。曹老师课上的好学宝宝、成老师课上的懵比宝宝以及郭老师课上的活泼宝宝。一个词来形容,就是「优秀」。也许大家(至少是我)无法做到一名优秀的法理学的研究生,不能把西方法学流派和法学家一一道来,没法说清洞穴奇案中各篇文章背后的法学流派观点,说不清哪些经典著作论述了法律与道德之间的关系,但至少会为了西方法理学的结课论文,去图书馆借上一大堆书,跑去和曹老师「探探」口风、聊聊思路与看法;会为了法律社会学选一本书去读,然后再和大家分享;会在每周法律经济学课前纠结什么才是未来,对跨学科的东西临时抱抱佛脚。所以,用「优秀」这个词来形容大家是不为过的。因为,大家都有自己关注、喜欢的问题、领域,有自己努力的方向,互相为对方的努力和奋斗喝彩与加油。考证、实习、求职和毕业路上,相互打气、相互鼓励。

离别

就像我收拾行李离开时,赐福说的一样,「再也不会在周五晚上赶回华科了」。和大家约饭,曾经有段时间是我从汉口赶回华科的唯一理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就抱着“吃一顿少一顿”的心态在一起吃饭。也许是从准备毕业论文开始,就知道离别的日子已经不太远了。所以,借各种机会约图书馆、约饭,趁着开题答辩的下午跑去东湖绿道,在论文定稿之前去 ktv 唱歌,都是为了能和大家多点在一起的时间,再互相多看几眼。

在喻家山上的合影在喻家山上的合影

遗憾

  • 约好的毕业旅行没能成行
  • 没能穿着学位服一起合影
  • 没能一起参加毕业典礼
  • 有些事情没有早些开口
  • 没有一起刷完华科的 34 个食堂

如无特别声明,本博客遵循 CC BY-NC-SA 4.0 协议授权。
本文链接:https://imouyang.com/gang-jing-wu-ge-b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