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可爱的老头子走了

Author Avatar
Oᴜʏᴀɴɢ 5月 05, 2018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梁木生老师走了

老愤青

我们会笑梁老师是“老愤青”,是的,他也是这么称呼自己。平时的梁老师很安静,完全看不出来他是那种在课堂上大喊大叫、拍桌子的人。大喊大叫,因为他提及一些社会丑恶现象时候的痛心疾首,恨不得把那些做了脏事丑事的人拎到跟前大骂一顿。看到我们一副“老师,习惯就好了,社会就是如此,我们又无法改变什么”的样子,梁老师气得拍了桌子。梁老师的办公室,也许学生比他待的时间还长一些。梁老师喜欢和学生交流,经常有一帮子学生在他办公室里“吵吵闹闹”,梁老师虽不常来,但有时候也会静静地坐在那看着大家。
梁老师有一次在课上说他要去做律师,做维权律师,专门为弱势人群维权,与那些贪赃枉法者抗争。我们都笑了,当老师又在说气话,都五十多岁了怎么还想起“转行”了。可是,不久就听毕业的学长学姐说梁老师也去参加了律协组织的实习律师培训,梁老师真的要去做律师了!

发声者

有一次梁老师说,他们不让我开公选课,不让我做讲座,现在又不让我上课。这就像是扼住了我的喉咙,身体里的气一股股地往头顶上冒,找不到出口。梁老师的公选课,在华科,在武汉都属于“声名在外”,不少人慕名前来一睹梁老师的风采。所以有一次听说梁老师要在12•4做一个讲座,心想是不是也去“凑凑”热闹。可就在讲座的前一两天,连正式通知都没看到,就听梁老师在课上说学校不允许他开讲座,已被取消。是的,我们入学的时候,刚被学校取消了公选课的梁老师,不到半年,讲座也不允许开了。然而过了一个学年,梁老师给全体法学硕士新生开的那门《法学理论与方法》也不让他上了。

如无特别声明,本博客遵循 CC BY-NC-SA 4.0 协议授权。
本文链接:https://imouyang.com/na-ge-ke-ai-de-lao-tou-zi-zou-liao/